非凡中文->江山绝色榜->正文
上一页|返回书目|下一页|加入书签|推荐本书|返回书页

江山绝色榜-第七章 突发事件

非凡中文www.ffzw.net欢迎你!
    叶锋心神不定地回到听雨小院,才一到门口,就见兰儿冲了出来,哭泣道:“老爷……老爷……呜……”

    叶锋冒起不祥预感,问道:“兰儿,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云儿呜咽道:“夫人她……她出事了……她被人掳走了……”

    “什……么……怡姐被……被人掳走了……?”

    这句话宛若晴天霹雳,把叶锋惊得呆了!

    兰儿的说话声像是在远方响起:“刚才,赵夫人和如夫人一身浴血,才到院口就不支倒地,说……说夫人她……她被人掳走了……”

    “呜……”

    言罢,又大哭起来。

    叶锋怔怔地听着,手足冰冷,脸色变得苍白,再没有一丝的血色!

    ※※※

    孙眉和如青仰躺榻上,已经晕劂过去,她们皆全身浴血,脸色惨白,呼吸微弱。身上的累累伤痕更是触目惊心。鲜血不断从她们身上流出来,被褥上都是鲜血。

    林素,云儿,青儿三女女手忙脚乱地在旁为她们止血。

    叶锋静静地在旁瞧着,心下却出奇的冷漠和平静!

    忽听云儿哭泣道:“这血止不住,怎……怎么办!”众女皆是一脸惊慌的神情,拿眼望着叶锋。

    叶锋眼见孙、如二女血流不止,心下略为悸动,猛然忆起自己曾和一义父学过点穴止血法,虽以前从未用过,但现在情况紧急,何不一试?当下便走上前去。

    众女忙让开!叶锋默默运功,猛然出手如疾电,连点孙、如二女身上各个穴道。

    ……

    只见血渗出来越来越少,终于,慢慢地止住了!

    “太好了!”众女一声欢呼。

    叶锋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转头连下数道命令:

    “云儿,你去烧热水,为两位夫人净身!

    青儿,你赶紧去把城里最好的大夫请来!

    如儿,你马上去通知我义兄。”

    “是!”三女见叶锋一出手就为孙、如二女止住了不断流出的血,心下略定,应了一声,忙各领命而去。

    屋内一片寂静,只闻孙、如二女的呻吟声。

    叶锋静静地望着她们,心下却想起被人掳走,生死未名的怡姐,五脏六腑好似全被绞作一团,心中又涌起巨大悲痛之意。

    林素一直注意着叶锋的神情,见状叹了口气,走到他的身旁柔声道:“叶兄,你要坚强!”

    叶锋凝视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

    “真是岂有此理!”赵白猛地一掌拍在案上,“啪”的一声,木屑碎裂!

    接到如儿的通知后,赵白全副武装,带着几十名骠悍的家丁,急冲冲地赶了过来。

    他眼中射出森寒的光芒,冷然道:“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惹到我赵府的头上,我定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林素望了一眼一脸漠然的叶锋,叹道:“赵夫人和如夫人经过医治后,已无大碍,她们只是失血过多,只要悉心调养,过不了多久,就可恢复。只是叶夫人……”

    赵白望向叶锋,叹了一口气,道:“事发突然,现在只有等我小眉醒过来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叶锋默然无语,只在内心道:“怡姐,你在哪?”

    ※※※

    “妾身和如妹,怡妹正在玉月湖边游玩。”

    孙眉依在赵白的怀里,不住地咳嗽着:“突然……突然,从湖边的树林里冲出一群蒙面黑衣人,他们要掳走怡妹!我和青妹极力抵抗,只是,他们人数众多,又个个武功高强,我们寡不敌众……最后,最后,怡妹妹就被他们掳走了……呜……你们,快去救她……”

    说着说着,孙眉的泪水便不住地从眼角泻下。

    众人互视一眼,叶锋道:“眉姐,你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吗?”

    孙眉摇了摇头:“他们蒙着面,从始至终未发一言,而且他们的武功非常怪异,妾身从所未见!下手又非常毒辣,妾身的一干家丁皆被他们杀死,车夫更是被他们劈了数刀……”

    还未说完,孙眉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叶锋待还想再问,林素道:“叶公子,赵夫人身体太虚弱了,需要好好休息!”

    叶锋点了点头,道:“眉姐,非常感谢你为怡姐所作的牺牲,你好好休息吧!”

    “眉儿,你失血过多,快躺好!”赵白温柔地为孙眉盖好被子。孙眉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沉沉睡去。

    叶锋吩咐如儿、云儿,青儿三女好好照顾孙眉、如青二人。当下众人又回到客厅。

    林素道:“此事说来怪异,怡姐姐向来与别人无争,他们为何要掳走她?”

    众人也百思不得其解,叶锋猛然心中一动,若有所思。

    赵白道:“我们马上到事发地点去勘查一番,或许会有所发现!”

    林素道:“此事同小可,必须立刻通报负责城防和治安的李音李大人!且李大人在办案上素有威名,或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叶锋听到李音之名,猛然眼中射出了一丝寒光。

    ※※※

    众人来到李音的府第。

    通报后,不久便有一个军官打扮的人走了出来,正是叶锋当日在广场上所见到的那个军官。

    他利如鹰鹫的目光上下审视了众人一周,问明众人来意,便把众人领到了客厅。

    叶锋一坐定,便道:“请问李大人在吗,在下有急事求见李大人!”

    那军官着侍女送上茶后,道:“李大人正忙于公事,诸位请稍候!”

    叶锋道:“事情紧急,烦大人再去通传一下!”

    那军官眼中寒茫一闪,淡淡道:“诸位请稍安勿燥,李大人很快就会出来,请茶!”

    叶锋怒气上涌,正要发作,却见林素偷偷地扯了扯他的衣袖。

    正要说话。

    忽听内厅有人高呼:“李大人到!”

    那军官忙恭恭敬敬站了起来。

    随即见李音在众随从的拱护下前呼后拥地走了出来。

    ※※※

    “什么!”李音浑身一震:“竟有此事?”

    林素道:“大人,此事千真万确,赵夫人和如夫人皆身受重伤,动弹不得!当时如果不是抢救及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那她们现在伤势如何?”李音关切之意形于色上。

    赵白淡淡道:“拙荆和如夫人已无大碍,只要休养数日即可!多谢李大人关心!”

    李音点了点头,望了一眼叶锋,眼中神情复杂难明,遂又沉呤道:“此事真是蹊跷!叶夫人乃是一介民女,为何会有人对她如此劳师动众,下此毒手呢?”

    众人皆默然。

    李音转头望向叶锋,正要说话。

    忽听叶锋冷冷地道:“此事确是蹊跷!拙荆向来与世无争,料想不会有何仇家,叶某怀疑,是某些居心叵测之对她的美色起了觊觎之心!”

    众人皆一愕,只听叶锋继道:“李大人掌管城防和治安,身系一城百姓之安危,但真的有克尽职守,问心无愧吗?

    厅内鸦雀无声,那军官猛地站起来,喝道:“放肆,竟敢对大人如此说话!”

    李府众家丁也皆怒目盯着叶锋,厅内的气氛凝重起来。

    林素和赵白大惊,忙向叶锋打眼色。

    叶锋神情不变,冷冷地瞧着李音,道:“谁要是敢伤害怡姐,叶某当天立誓,就是终其一生,也要将其碎尸万段!李大人,你说我的话对吗?”

    李音淡淡地瞧着叶锋,神态自若地坐着,手指轻轻敲着案面,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让人猜不出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忽然见李音离座向叶锋行了一个礼,道:“叶夫人蒙难,我这个治安官确是难辞其咎,在这里,小妹向叶公子陪罪!”

    她深深地向叶锋行了个礼,众人皆愕然。

    李音瞄了一下周围,双目忽然爆起森寒的利茫,直刺向叶锋,冷冷地道:“只是叶公子话中另有所指,却让小妹心悸,要知道,诽谤,是有罪的!”

    叶锋在她那目光的隆罩下,如堕冰窖,全身上下直有说不出的难受。但他还是毫不退让地和她对视着。

    林素忙道:“叶公子心忧爱妻,说话难免偏激,还请李大人不要放在心上,现在叶夫人生死未卜,当务之急,是请李大人速速发兵,调查此事!”

    李音望了一眼叶锋,微笑道:“诸位放心,这是小妹的职责所在,且叶夫人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温柔善良,谁都不忍心让其受半点伤害,小妹定当竭尽全力,营救叶夫人!”

    ※※※

    玉月湖边。

    在一阵急骤的阵雨之后,一片喧闹声打破了湖边的宁静。

    在玉月湖边的事发地点,叶锋,李音,赵白,林素等人在仔细地勘查着。李音调拔了一队公门中人参与调查。这些人皆是办案高手,有着丰富的侦破经验。并配着几条高大凶猛的狼犬。而赵白则领了几十名骠悍的家丁从旁协助。

    在出事的那块林地里,只见到处血迹斑斑,不时可见折断的树木,看得出当时撕杀的惨烈。

    叶锋怔怔地立在当地,想起心爱的怡姐就是在这不知所终的,心中又泛起巨大的绞痛感觉。

    林素走到叶锋的身边,叹了口气,正要说话,猛听得西方的狼犬狂吠起来。

    这是一片椭圆形的土坳,周围是一带柳树和松树杂生的树林,此时林中却透出一股压抑的气氛,众人皆注视着李音手中的一块铜佩,这块铜佩是狼犬从草丛中叼出来的。佩身上满是淤泥和血迹。引人注目的是铜佩上雕着一朵奇异的兰花,这兰花雕工精致,造型美观,给人一种力和美的感觉。

    李音手上托着铜佩,神情越来越凝重。反观周遭众人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叶锋心中“突”的一跳,正要说话。猛听那军官怒喝道:“这种铜佩是兰花**人的标记,该死的兰花贱种,竟敢到我大月国来蕼虐。我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在场诸人皆露出愤然之色。尤其是那些官兵,更是眼露凶光,手中紧紧握着刀把,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叶锋知道,大月国立国以来,就一直和兰花国交恶,两国之间一直兵火不断。战争造就民族仇恨,民族仇恨造就战争。如此恶性循环,大月和兰花两个民族之间积怨越来越深。两国百姓谈起对方无不是咬牙切齿。

    花怡每次谈起此事总是不胜唏嘘,为这种情况感到忧虑,不知两国何时才能摒弃仇恨,和平相处。叶锋每次也只能默然,因为民族仇恨是最难化解的。

    李音脸上覆着一层冰霜,猛然一掌击在一株松树上,“咔嚓”一声,那碗口粗的树木竟被她拦腰击断。

    只听她冷冷地道:“兰花贱种凶狠残暴,多次犯我边境,侵我国土,肆意烧杀掳掠、荼毒我民众,大陆历1502年,更是把玉月城数万城民全部屠杀,此仇不共带天!现今竟又潜入我境内作恶,掳我公民。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猛然对那军官喝道:“杨军,你速速带人到玉月城的各个路段层层设卡、严密盘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对城内的各个客栈、民房、码头更是要全方位的仔细搜查!特别是要严密监视那些带有外地和外国口音的人。一有情况,立即向我禀报!”

    “还有,传我命令,如有胆敢包庇和窝藏贼人者,罪及全族,以叛国罪论处,告发者则重重有赏!”

    杨军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匆匆领命而去。

    林素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没有说出口

    ※※※

    “大人有令!胆敢包庇贼人者,杀!”

    “参与贼人者,一律杀!”

    “知情不报者,杀!”

    “敢于窝藏贼人者,杀!”

    “敢于不服从命令、拒不开门接受搜查的,与贼人同罪,杀!”

    杨军洪亮的声音在街上回荡着。

    一队队身披铁甲的军士涌上街头。蹄声震天响起,惊碎了玉月城住民的宁静。

    在新月区的一个街区的一座高楼上,一个相貌平凡的黑衣男子站在窗边,淡淡地望着街上所发生的一切,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观看良久,方才静静地离去。

    宛若一投石激起千层浪,花怡的事情立时飞速地传遍了全城。

    举城震惊!

    全城上下皆在议论纷纷。玉月城从上到下,从达官贵人到贩夫走卒皆在谈论此事。

    就如猛烈的狂风席卷大地,玉月城人民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了。大月国和兰花国本来就势不两立。两国虽歇兵数年,但玉月人民对兰花国的仇恨之心却没有丝毫的减弱!此次事件更是激起了玉月人民熊熊的仇焰!

    ※※※

    李音府第中。

    叶锋、李音、赵白、林素、杨军等人李音仔细翻看着杨军递交的调查报告,并不时向他细细询问着。

    众人静静地听着。

    赵白忍不住问道:“可有什么线索?”

    李音望了一眼杨军,杨军会意,道:“我已严令手下军士在玉月城的各个路段层层设卡、严密盘查!至今为此,已搜查过全城所有的客栈和码头,并抓捕了数十个可疑的人。现在正对所有的民房展开全方位的仔细搜查!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

    林素忽然道:“凶手会不会早已撤离玉月城?”

    杨军淡淡道:“这种可能性不大!进出玉月城的三个城门时,都要经过军士非常严格的检查!而且军人有一股特别的气质,更是让人易于察觉!”

    “只是……”

    杨军皱起了眉头:“在下始终有一事不明!就是兰花国的人为何要掳走叶夫人呢?叶夫人只是一介平民,兰花**人犯得着身险地,如此为她劳师动众吗?”

    李音将目光投向叶锋,那双清澈的双眸注视着他,道:“是啊!真是令人感到疑惑!”

    叶锋静静地望着李音,神情平静,但内心却是心潮起伏。

    “怡姐肯定是被兰花**人掳走的,怡姐隐姓埋名数年,最终还是让兰花国的人找到!只是……怡姐是兰花国公主的秘密却万万不能让大月国的人知道!以大月国民众对兰花国的刻骨仇恨,如果让人知道了怡姐的身份,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

    下弦月挂在树梢上,银白色的幽静月光给树林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薄纱。

    “嗖!”的一声,一个黑衣男子跃入了林中。

    他趴伏在地,机警地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跃起,沿着山间小路飞速地向山上掠去。

    “咕……”

    越过一座山涧,他蹲了下来,学了一声夜枭的叫声。

    片刻,从对面那片黑蒙蒙的树林里也传来一声夜枭声。

    他不再犹豫,立时起身跃入了林中。

    ※※※

    “笃笃!”

    惊心动魄的叩门声份外刺耳。

    片刻,里面有人沉声问道:“暗号?”

    黑衣男子道:“兰花无敌!”

    “呀!”的一声,门打开了!

    屋内有十几个。

    这些人皆是黑衣打扮,且个个身形剽悍,目光又冷又亮,显然个个皆身手不凡。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正背负双手,静静地凝视着窗处的月色。

    月光洒在他那伟岸的身形上,极有一股卓然的气势。

    “参见大人!”

    那黑衣男子径直走到身材修长的男子身前,跪拜了下去。

    那男子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年轻俊俏的脸,他顶多二十四五岁,但脸上却带着一股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沉稳和冷漠,他的双目明亮而冰冷,有一股透视人心的魔力和威严。整个人给人以一种精明厉害但又城府深沉的感觉。

    他一双明亮而冰冷的黑眼睛凝视着那黑衣男子,淡淡道:“情况如何?”

    那黑衣男子道:“此事已是沸沸扬扬,现在玉月城全城戒严,各个路段、客栈都有官兵在层层设卡、严密盘查!想要从正常路段出城已是不可能!另……”

    他顿了顿,又继道:“现在玉月城群情激荡,城内已发生多起骚乱事件,许多外国民众的住宅和商店遭到了攻击,特别是我国的一些公民,更是遭到了毒打和摧残……”

    “这是玉月城官府的公告!”

    他从身上取出一张公告,恭恭敬敬地递给了那身材修长的男子。

    那男子接过公告,不动声色地念道:“胆敢包庇贼人者、参与贼人者、知情不报者、敢于窝藏贼人者、敢于不服从命令,拒不开门接受搜查的,与贼人同罪。一律杀!”

    “李音!”

    男子冷哼了一声,神情不变,淡淡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黑衣男子恭敬行礼,退下去。

    身材修长的男子默然半响,向身边的人问道:“兰花公主睡了吗?”

    ※※※

    夜色苍茫。习习的夜风不断迎面拂来。

    远处玉月城的万家灯火是那么的飘忽,如海洋般密集的灯光一直伸到天边,和天上的星星连在一起。直叫人分不清楚哪个才是灯光,哪个才是星光。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径,修长身材的男子一直走到一座小棚的附近。

    “大人!”从黑暗中闪出两名高大彪悍的黑衣男子,向他躬身行礼。

    “兰花公主睡了吗?”

    “回大人,还没有!”

    “退下吧!”修长身材的男子挥了挥手。

    “是!”

    两名黑衣男子向他行了一礼,又隐没在黑暗中。

    ※※※

    如水的月华下,一个容色绝美的女子静静地立在一株花树下,优雅高贵得有若天界下凡来的女神。

    “花兰!”

    身材修长男子静静凝视着这个兰花国第一美女,百般滋味在心头,那双明亮而冷漠的双眼现出了复杂的神情。

    此时,这个任何男人都梦想的女人正在静静地凝视着远处玉月城的万家灯火,那双饱含秋水的明眸中带着一抹凄楚的神情,让人不由心生怜意。

    兰花公主花兰在13岁时就艳满全国,15岁时更是闻名遐迩,成为兰花国第一美女。是所有兰花国男子心目中的女神,暗恋的对象。她那绝美的风姿令多少男子神魂颠倒,不能自拔?特别是她的善良和纯真,更是为众人所深深的喜爱!

    他又岂能例外?

    还记得自己15岁入宫时,无意中见了公主一眼,从此便神魂颠倒,不能自拔。整个脑海中皆是公主的倩影,这种感觉即痛苦又甜蜜。

    只是他深知自己的身份卑微,从来不敢痴心妄想。只盼早上晚间偷偷见到公主一眼,便已心满意足。在他心中,一直有一个不敢奢望的梦,为了这个梦想,他一直在努力,在拼搏,终于,他成功了,他从一个卑微的侍从成为大王座前最得庞的人之一。

    他以俊美的外形,冷漠的气质,高强的武功,成为兰花国众多少女心中的偶像。但对于她们的表白,他却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只是为了心目中那个从来就不敢奢望的梦……

    终于,他又再次见到了玉人,那令他魂牵梦的佳人就近在眼前,他从来没和她如此接近过……只是,他却知道她永远也不会属于他。

    并且今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因为……

    现今的兰花国国王花猛就一直垂涎花怡美色!他当年兵变的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花怡。兵变成功后花猛曾派出大批的人马来搜捕她。后来花怡下落不明,他甚至多日茶话不思,这十年来一直对她念念不忘,自几日前侦知花怡的下落后,他更是欣喜若狂,马上下了严令,派自己得力的干将潜到月玉城,务必把花怡“请”到京中……他将会以王后之位待之。

    想到这里,男子心中一阵强烈的痛楚。把自己苦恋的对象送给别人,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只是……自己身为一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并且,国君一直待自己不薄,自己岂能……为了私情……

    他深吸一口气,强抑住心中那种心痛的感觉,走到花怡身旁。

    “公主,夜深露重,请早点休息吧!”

    花怡一颤,慢慢地转过身来。

    佳人的绝世容颜又展现在他面前,面对那张秀丽无伦的俏脸,男子不由一阵窒息。

    花怡那双晶莹妩媚的眼睛望向他,淡淡道:“原来是张大人,有劳大人关心了,妾身还不想睡!”

    她声音柔美,举手投足间皆带着一股醉人的神韵,修长身材的男子不由看得一呆,随即心中又是一阵刺痛。

    花怡美目凝视着他,缓缓道;“张路,你告诉我,我的那两个姐妹怎么样了?”

    张路默然半响,道:“据手下回报,她们两人经过抢救,已无大碍!”

    花怡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又转首望向远处玉月城的万家灯火,幽幽道:“十年了,花猛还不肯放过我吗?我父母兄弟都死了,他还要赶尽杀绝吗?”

    张路冷漠而俊秀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道:“大王对公主一往情深,这些年来大王一直在想念公主,这次公主如果回去,大王不但不会为难公主,而且如果公主同意,大王还将会封公主为后。”

    “为后?”花怡呆了一呆,俏脸一红,怒道:“他是痴心妄想!花猛乱臣贼子,窃国弑君,我恨不得生食其肉!又岂会身侍豺狼?况且妾身已身属锋郎,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另作他想!你去叫花猛死了这条心吧!”

    “妾身已身属锋郎,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另作他想!”

    张路听到了佳人的表白,心中一痛,但表面上他的神情不变,道:“大王豪气鹰扬,才华盖世又风华绝伦,在他的冶理下,兰花国国力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今日的兰花国已是今非昔比!大王更是深得百始拥戴!我想兰花国百姓皆乐于见到公主和大王结为连理!”

    花怡冷笑道:“安居乐业?深得百始拥戴?居我所知,花猛凶残暴虐,残忍嗜杀,穷兵黩武。现今兰花国内已是天怒人怨。张大人竟然睁着眼说瞎话,真是令妾身所不齿!”

    张路心中又涌起酸楚的感觉。但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公主定是识会大王了,大王爱民如子,又岂会嗜杀?再说,成霸业者,又岂能不兴兵?古往今来成大业者,又岂能有妇人之仁?”

    他静静地凝视着花怡,道:“公主如若不从大王,恐惹来杀身之祸!”

    花怡看了他一会儿,转头凝视着远处的灯火,一字一句道:“宁为玉碎,不作瓦全!”

    “公主……”

    张路还要说话,忽然,“呀!”的一声,从天空中传来一声呜叫。二人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一只“信鹰”在盘旋着。这“信鹰”通体黑亮,样子凶恶。

    张路定时神情凝重起来。

    那“信鹰”盘旋数周后,“卟”的一声,飞落下来。

    “大人!”

    两名黑衣男子从黑暗中闪了出来,手上拿着从“信鹰”中取出一包事物,从中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张路。

    张路静静地看着,猛然脸色大变,双眼直勾勾地望向花怡,脸上神情变幻不定。

    良久,他平静下来。但全身上下已象是瘫了般的虚弱无力。

    只见他手上托着一件事物,缓缓地走到了花怡面前。花怡疑惑地望着他,心中涌起了不详的感觉。

    张路静静地望着花怡,道:“公主,大王有令,请公主服下此药!”

    “断肠散!”

    花怡望向张路手中的事物,立时脸色大变,连连后退了几步。

    断肠散是令人闻之色变,天下至阴至毒之物,其毒无比,是兰花国宫中密药,非宫中的独门解药而不能解。服后一个月内如若没有解药,将全身爆裂而死!解药向来只有兰花国君才能掌控。花怡生在宫中,自然识得。

    “不,我不服!”花怡惊恐地道,连连后退着。转身欲逃!忽然人影一闪,两名黑衣男子已一左一右站在花怡的身边。并紧紧地抓住了她。

    张路望着不断挣扎的花怡,眼中闪过强烈的痛苦之意,柔声道:“公主,请勿惊恐,只要公主一个月内到达京中,大王自然会给公主解药!这一个月内,公主都是安全的!”

    花怡静了下来,她怔怔地望着张路手中的毒药。又扭头望向远处玉月城的万家灯火,忽然泪如泉涌。

    “锋郎……”

    ※※※

    “怡姐!”

    叶锋猛地从梦中惊醒。醒来后,已是泪流满面。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从纱窗望出去,是满天的星光。叶锋披衣下床,走到了窗前,斜斜地依在木栏杆前,静静地凝视着星空上的那轮残月。

    “怡姐,你在哪?”

    静静的房间里面,充满着花怡的气息。叶锋感受到怡姐的的一切:枕边的呢喃细语、她的柔情蜜爱、她对自己的深情……

    “锋郎、锋郎……”

    冥冥之中,微笑着的花怡向他走来,但等他伸手去抓的时候,却是一片空白。

    “怡姐……”

    怡姐的一蹙一笑,仿佛还在眼前。和怡姐相处的场景一一掠过眼前,就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他忆起了和怡姐度过的幸福时光,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怡姐的情景,怡姐是那么的柔情似水……

    叶锋呆呆地站立着,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深深地刺着,痛苦难言。每每想起心爱的怡姐生死不明,叶锋就心如刀割,痛恨自责不已,即痛恨掳走怡姐的人,更痛恨自己的无能,没有好好保护怡姐。

    “不!不能这样下去了!”这个强者生存的时代里,没有力量只是鱼腩和羔羊,任人宰割。为了自己所爱的人……

    终于,他心里有了个决定。

    叶锋五岁时就跟义父习练“春雨谱”,这是门威力极大,内外兼修,但又凶险无比的武学……

    此功法虽然威力极大,但习练极为不易,且动则有走火入魔之虑。叶锋从五岁习起,一直到他二十一岁,才突破第四重的高原,进入第五重。只是习到第五重之后,叶锋习练“春雨谱”时便遇到了瓶颈,再难前一步,只要一练习便头痛愈炸,周身疼痛不已。

    义父曾在他开始习练“春雨谱”的时候告诫他,对此情况不可掉以轻心。必须万事由心,不可强来。否则便会走火人魔身亡。这也是他平时只练拳脚,迟迟不再练习“春雨谱”的原因。他在寻找感悟。

    只是如今……

    叶锋牙一咬,出了屋门。

    ※※※※※

    穿过了几间屋子,叶锋来到花园中。园中的月色比外面更为明朗,只是静寥无声,颇为凄凉。

    叶锋静静地坐在一块草地上,开始习练“春雨谱”。

    他照着所传秘诀,盘膝而坐,开始练习,不久,一股热气便从丹田伸起。但随之,一股烦躁之意油然而生!

    “又是这样!”叶锋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的让自己心无杂念,平心静气!

    终于,烦躁之意稍减,叶锋松了一口气,正要趁胜追击……

    异变突生!各种寒热气流突然充斥了叶锋的全身,并且不住地膨胀,叶锋立时感到全身疼痛无比,头似愈炸,这种折磨是如此的让人难以忍受!

    “啊!”

    叶锋终受不了,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疼痛越来越甚,叶锋疼得全身发抖。但却叫不出一点声音来。他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不住地喷了出来。终于,叶锋“卟!”的一声,倒在地上。他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感到身体越来越虚弱,全身再无半点力气,生命机能飞速地离他而去……

    “难道说我要死了吗?不,我不能!”

    过往所有深刻难忘的回忆,刹那间全涌上心头:义父,烟烟,依依,李音……

    最后,是怡姐那如花的玉容!

    叶锋呻吟着,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朦朦胧胧中,叶锋好象觉得绝美的怡姐来到了自己面前,她温柔地笑着,并伸出双手来,把自己轻轻地搂在怀里,温柔的抚摸着,她那笑容,是如此的美丽……

    ※※※

    清晨!

    后花园中晨风簌簌,阵阵鸟鸣。

    “老爷,老爷……”

    秀美的青儿沿着回曲长廊走向后花园,娇声呼唤着。

    “我在这!”沉郁动人的声音从假山后传来。

    青儿觅声而去。

    一汪碧水环绕在假山周围,一男子正默默地凝视着水中的落花,正是叶锋!

    “老爷!老……”

    叶锋缓缓地转过身来,青儿猛地浑身一震。

    “老爷……”

    这就是以前的那个老爷吗?青儿心中涌起了难以言喻的感觉。

    叶锋负手立在水塘的旁边,淡淡地看着她,迎着晨风,一袭白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儒雅文秀。此时,在他身上,已找不到往日的半点颓废,浑身上下充满了男性刚雄的气势。尤其那双眼睛,锐利如刀,浑身上下都流动着一股神秘的诱人气质。

    青儿怔怔地望着叶锋,心中一阵迷惘。

    “青儿,青儿,你怎么了?”叶锋微笑道。

    “啊!”青儿猛地回醒过来,心如鹿撞,玉颜燃烧。

    她手足无措地道:“老爷……赵……赵老爷和林姑娘来了!”

    “哦!”

    叶锋沉呤了一下,微笑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面对叶锋那张阳光般的笑容,青儿更是手足无措,她偷瞥了叶锋一眼:“那,那,奴婢告退了!”

    言罢,飞也似的逃了开去。

    叶锋不由哑然失笑,他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望着眼前缓缓落下的一缕残花,他微微一笑。

    ※※※

    厅内!赵白和林素正细细品着香茗。

    听闻脚步声,两人抬起了头。见到叶锋,两人都不由一怔。

    两人都明显地感到叶锋和以前的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林素望着叶锋,有点怔然,赵白仔细端详着叶锋,眼中爆起了精光,微笑道:“贤弟神采飞扬!似是在修为上更上一层楼,真是可喜可贺!”

    叶锋微微一笑。

    林素恢复了平静,纤手理了理鬓发,柔声道:“叶兄,有消息了!”

    “哦!”

    叶锋的眼中猛地射出了一道精光。

    ※※※

    三人到了李音的府第中。

    通报后,杨军出得府来,把三人引了进去。

    李音正坐在位子上,静静聆听着手下几位军官的禀报。见三人进来,抬手止住了那军官的发言。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进来的三人。

    叶锋走在林素的身后,举止从容,神情自若,身上充斥着令人迷醉的气息。众人都不由得被叶锋的风采所吸引。李音更是愕然地瞧向他。

    叶锋感觉到李音的目光,对她微笑地点了点头,李音俏脸上没来由地伸起了一股红晕,呆看了叶锋半响,才恢复了平静。

    她微笑地让众人落座。勾人魂魄的杏眼有意无意地望了叶锋一眼,对杨军点了点头。

    杨军站起身来,神情兴奋地道:“经过大伙严密的侦查,昨晚,终于有了重大的发现!”

    他扬了扬手中一份报告。

    “根据线人的回报,及我们严密的侦查和分析,现在已可肯定,金虎帮的帮主金吴乃是兰花国的间谍。这次事件和其人有莫大的干系。”

    众人闻言皆露出兴奋的神情。

    叶锋神情不变,静静地听着,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

    “可是那个专事拐卖妇女的金虎帮?”林素问道。

    “不错!”杨军道:“金吴乃兰花国人氏,一直在帮兰花国收集情报,金虎帮这几年势力扩展极快。原来是得到兰花国的资助!”

    他冷哼道:“这金虎帮主要活动在玉月府一带,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对付女人,各种手段无所不用。谁要是得罪了他们,往往遭到残酷的报复,这几年不知有多少良家妇女遭到他们的摧残!”

    另一军官着恨恨道:“我们早就盯上他们了,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这次一定要将他们连根拔起。”

    余下的几个军官也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出言咒骂。

    李音神情平静,优雅地坐在黄花木椅上,静静地听着,一双俏目淡淡地注视着身边众人。她伸出了手,止住了众官的咒骂,转头对杨军道:“杨大人,那金吴可招了?”

    杨军道:“昨晚擒住他后,一直到现在,我们皆不断地对他用刑,只是此人骨头极硬……”

    李音冷哼了一声,眼中射出一道寒茫,淡淡道:“带我去见他!”

    顿了顿,忽然转头对叶锋道:“叶公子,有没有兴趣随妾身到刑室一观?”

    ※※※

    玉月府重囚铁牢。

    隆隆声中高丈半,紧闭的漆红大铁门被分中推了开来,露出幽深的过道,一股难闻的腐臭气味,扑鼻而来,让人感觉一阵心寒。

    叶锋、李音、林素、杨军、赵白等人还未进刑房,便听到皮鞭的“啪啪”声与喝骂声传来,间中夹着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林素不由脸上变色,反观李音、赵白、杨军却是若无其事。叶锋的神情平静,叫人看不出他的内心想法。

    进得刑堂内,只见里面阴森恐怖,因长年潮气而泛着青苔的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火钳,铁钩,烙铁,钢针……以及各样奇形怪状的铁器,让人毛骨悚然。

    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被两个铁环悬在墙上,几个满脸横肉的刑吏手持皮鞭,一边咒骂,一边一鞭鞭地狠狠地往墙上那人身上抽去!不时浸下旁边的盐水。每一鞭下去,便是一声惨叫。皮鞭声和哀鸣声让人心肺直冒寒气。

    林素的脸色一片惨白,一阵阵的恐惧向她涌来,她下意识地往叶锋的身边靠去。

    叶锋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眼睛微微地眯起,他终于真真正正地见识到了这个古代社会最残酷的一面。这个无法无天,强权就是公理的社会的最真实的一面!

    那几个刑吏见到李音等人进来,赶紧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向李音跪拜下去:“参见大人!”

    李音抬了抬手,示意那几人起来,然后淡淡道:“情况如何?”

    用刑的那个刑吏道:“从昨晚到现在,我们一直不断对他用刑,这家伙已经晕死几次了,但骨头极硬,至今还不肯招供!妈的!”

    李音的眼中寒茫一闪,慢慢地走了过去,娇美的脸目没有半丁点表情,冷冷望向墙上那人。

    半响,她淡淡道:“金吴,我敬服你是条汉子,不过我劝你还是趁早招供!免受皮肉之苦!”

    金吴呻吟了一声,慢慢抬起失神的双目,望向李音,嘴角露出一丝惨笑:“兰花国的军人,岂是如此容易屈服的?再说,我如背叛国家,我的妻女将会被他们**至死!李音,你还是趁早把杀了我吧!”

    李音冷笑了一下,凝视他半响,冷冷道:“你会说的!”

    转头对杨军道:“新式的刑具造成了吗?”

    杨军恭敬道:“造好了!”

    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在一个刑吏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那人的脸上流露出狠毒的神情,点了点头,快步而去。

    ※※※

    众人皆看着眼前的这个拷问刑具,只见这个刑具为人形,内为中空,左右有对开的两扇门,门里面装置有尖锐的钉子,在相当于人体的各个部位都开有小孔,可以看出,如从小孔向里面钉入长钉,便可以把受刑者的身体打通。而且,为了增加受刑者的痛苦,制作者还特地避开了受刑者的要害之处。而且,由于该刑具是垂直放立的,因而受刑者在桶棺内完全是被铁钉悬挂起来的。可以想象,一关上门,里面的人就会体会到被铁钉刺穿身体时的切心的疼痛。

    杨军眼中凶光一闪,面向金吴,微笑道:“来,让杨某来为金兄介绍一下这个刑具的‘特色‘”。

    “此物名”欲仙欲死!“金兄进入这”欲仙欲死!“中后,门只要”稍稍“地关了一下,钉子尖锐的前端便会慢慢刺入了金兄的身体,先是手腕,然后是脚等其它几个地方,接着是小腹、胸、膀胱和局部肌肉,接下来是眼睛、肩膀和臀部……虽然很疼,但还不至于立刻要了兄的命!这期间兄肯定会不停地发出”悦耳“的叫声,一直叫上两天两夜……哈,金兄今日有福了!”

    室内众人皆不由感到一阵寒意,如此刑具真是太可怕了。

    金吴的眼中闪过惧意,口中“呵呵”连声,拼命的挣扎。

    那用刑的刑吏阴恻恻地道:“兰花贱种,今日我定要让你后悔到这个世上做人!”

    几个刑吏随之一阵狂笑。

    林素眼中浮起强烈的不忍之意,欲言又止,转头望向叶锋。却见叶锋神情平静,脸上无喜无忧,让人猜不透他内心的想法,不由轻轻地叹了口气,赵白则好奇地审视着这个“新式玩意”。

    李音望了林素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伸手握住她的手,瞥了叶锋一眼,微笑道:“累妹妹受惊了,我们出去吧!”

    转头望向金吴,冷冷地道:“给我好好侍候金兄!”

    叶锋等人走出刑室没多远,便听到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传来……

    ※※※

    注:刑具“欲仙欲死”资料来源于西方令人战栗的拷问器具“铁处女”,今天看了一下西方刑具史,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西方人的残忍丝毫不逊于中国人啊。

    〓〓〓〓※〓〓〓〓※〓〓〓〓※〓〓〓〓

    ps:如果你觉得本书合你口胃,请点击右键收藏和推荐本书^_^

    重要声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最新章节请返回,支持江山绝色榜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阅读。

    Copyright (C)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